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

 

  “生是洞庭人,死亦洞庭魂。”1972年出生,时任湖南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总工程师的余元君,于今年1月19日在湖南洞庭湖区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垸分洪闸建设工地办公时突发疾病,倒在了工作现场,再也没醒过来。

  “铜山道河孕英雄,挥洒热血化彩虹。防汛抗洪不惜命,整修堤垸甘尽忠。四十六载人生路,二十五年治水功。魂归洞庭潮奔涌,万顷碧波送禹公。”湖南省水利厅原厅长王孝忠的一首《追忆元君》,道出了余元君为洞庭湖治理保护的呕心沥血和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诚。

  余元君出生在西洞庭尾闾常德市临澧县道水河畔余水桥镇荆岗村,这里,家连着堤,堤连着垸,垸连着河,河湖相连,水天一色。高考填报志愿,他选择了与水打交道的专业——天津大学水利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

  1994年7月,余元君大学毕业,他谢绝了大城市的挽留,毅然回到生他养他的洞庭湖。家中的侄子问他:“为什么选择回来,而不留在大城市?”余元君回答:“洞庭湖是个灾害多发地区,有个洪涝旱灾,老百姓辛苦劳碌一年,可能会颗粒无收。这种靠天吃饭的生存环境,总得有人去改变。我生长在洞庭湖边,有改变这种环境的专业知识,这是我回来的动力,也是我的责任。”

  在湖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总院见习两年后,余元君被调到省洞庭湖工程管理局,正式成为千百万治湖大军中的一员。

  洞庭湖区,一线公里,191个其他堤垸1089公里,水情极其复杂,大堤保护着1000万亩耕地和1000万人口。作为湖南人民的母亲湖,洞庭湖接纳四水,吞吐长江,其水系水情之复杂、洪涝灾害之频繁、治理任务之艰巨,国内少见。王孝忠说:“洞庭湖是一块瑰宝,也是一座迷宫,更是一道命题。”从综合治理、科学调节江湖关系、确保防汛安全、水资源安全、水生态安全来看,至今还没有完全破题,任务极其艰巨,因此必须加大治理保护力度。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烈日下,风雨中,洞庭湖的大堤上,碧波荡漾的湖水映照着余元君的身影。在他的办公电脑里,一幅幅洞庭湖水系、堤垸、工情、水情图片及说明,分门别类,整齐明了,这是他不知熬了多少个日夜,从大量琐碎的基础资料中分析整理出来的。“余元君是湖南最熟悉洞庭湖治水情况的几名专家之一。”湖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张振全说。

  多年来,余元君结合工作实际,撰写了大量论文和学术报告,其中20多篇论文发表在省部级刊物上,组织和参与了许多科研项目,有的项目获得省科技进步奖。他勇于创新,牵头开发使用“洞庭湖建设项目管理系统”,提升了全省水利工程管理信息化水平,受到大家一致好评。同事说他是“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书”,余元君整理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设与管理适用文件汇编》,被誉为“洞庭宝典”。

  工作25年来,余元君深入洞庭湖、了解洞庭湖、研究洞庭湖,同事们亲切地称他“湖里精”。

  洞庭湖水系复杂,接纳湘资沅澧四水,吞吐长江,水旱灾害频发,是湖南乃至全国治水的重点难点。这些年,余元君踏遍每一条水系、每一段堤防、每一个垸子,心之所想,眼之所见,都是洞庭湖的治理大业。一支笔、一页纸,他就能勾勒出洞庭湖任何区域的水系图、工程分布图,其速度之快、位置之精准、数据之翔实,令领导和同行刮目相看。

  为编制洞庭湖治理规划,余元君坚持现场走访踏勘,确保掌握第一手资料。余元君带队查勘一处污水自排闸,洞内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大家劝他不要进去看了,余元君坚持要进去摸清情况。他穿上雨靴,拿着手电,一头钻进漆黑的涵洞。等他从100多米长的涵洞出来时,靴子里灌满了污水,衣裤被打湿,全身散发出难闻的臭味,腿上还因为污水浸泡出现大片红斑……正是这样一次次认真扎实的实地查看,使得余元君主导的洞庭湖治理规划设计符合实际、科学合理,既节约了工程投资,又消除了安全隐患,为治理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为做好“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洞庭文章”,看开奖结果1234还可以准确定位。余元君及时调整工作思路,从以往单一的工程治理,逐步转变为生态保护、生态修复、工程建设的协调融合。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给同事们上的最后一堂党课是《洞庭人如何履职》,课上他深情地讲道:“老一辈‘洞庭人’骑自行车、划小船,用双脚丈量洞庭湖,用双手绘制工程图,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今天,守护好一江碧水、一湖清水的重担,落到了我们肩上。作为‘洞庭人’,作为员,要为洞庭湖谋长远,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须有我。”

  2019年1月19日,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正在加紧建设。工地上寒冷而泥泞,余元君一早来到这里,换上雨靴,戴上白色安全帽,现场查看工程。午餐后立即来到简易工棚主持调度会,全程毫无异样。

  直到16时07分,余元君感到心脏一阵剧痛,他的工作戛然而止。10分钟后,他陷入昏迷,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躺一下,也好。”他的会议记录停留在当天最后一个发言人的名字上,还没来得及记录发言内容;洞庭湖的分洪闸工程建设尚未完工,他梦想的“数字洞庭”还没开发;他的孩子还未成年,给孩子编写的奥数辅导书已经不可能完成……生命就这样定格在尚未完成的那一瞬间。

  1月17日上午,在长沙参加一个工程项目的评审会议,午餐后利用休息时间起草评审意见。下午赶往华容县,验收洞庭湖治理工程,晚上开会听取汇报。

  1月18日一早,赶往华容县禹山镇,协调蓄洪垸相关事宜。11时返回华容县水利局,继续开会研究问题,期间简单午餐,直至16时各方基本形成一致意见才散会。会后,立即赶往大通湖东垸分洪闸建设工地,之后在项目部召开会议布置工作,直到深夜。

  1月25日,在余元君倒下的工棚里,他最后坐的椅子空着,最后戴的安全帽被郑重放入橱柜。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工地上,28孔闸门的闸墩已经竖立,“向余元君同志学习”的横幅悬挂了起来。

  “经手资金上百亿,两袖清风守底线。”这是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长沈新平对余元君的评价。这些年来,余元君先后主持了洞庭湖区数百个项目的技术评审和招投标工作,签下的合同、经手的资金不下百亿元。作为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余元君坚守底线、廉洁自律。余元君常说:“我们管理上亿元资金,管的是国计民生的大事;用实每一笔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管理的工程项目变更、资金审批,不管谁来申报,余元君都是一句话:“拿合同来,按程序办。”

  入党17年来,余元君始终以干净干事的清廉作风和不管大事小事都亲力亲为的工作作风而闻名。大到他经手的上百亿元资金和合同没有一例违反党风廉政规定的举报和负面反映,小到同事送的一片“暖宝宝”都要把账算明白。

  湘阴县水务局副主任姚骞回忆,2017年11月6日,余元君率队来湘阴县开展沟渠疏浚工作督查,14时左右回到单位食堂用餐。期间,一名工作人员端起茶杯祝余元君生日快乐。意识到当天是余元君的生日后,姚骞当即表示,下午工作结束后到县城选一个条件稍好的饭馆,私人请客为余元君庆祝生日。余元君则表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过生日的。出来工作要按照规章制度来,不要因为你的一片好心害了一帮人。”当天下午,余元君督查完后又迅速召开工作调度会,一直忙到深夜。

  在余元君的高中同学中,有多人担任家乡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但余元君始终与他们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别说为亲戚打招呼求关照,就连母亲临终的紧要关头,他都不肯动用私人关系让同学为自己行方便。

  2017年农历八月十九日,余元君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随即向领导请假,并请求同事开私车将他送到火车站。登上火车后,余元君没有联系家乡的任何一个同学帮忙接送,而是打电话给哥哥,请求其从老家骑摩托车来火车站接站。

  回到家两天后,母亲走了。为了不给其他人找麻烦,余元君没有通知任何同事或同学,只是和家人一起送走了母亲。之后,他立即回到了工作岗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香港挂牌| 港澳三肖三码书图片| 大赢家| 小鱼儿玄机幽默图| 九龙镇坛之宝图库| 现场报码开奘结果| 百彩网资料大全蓝月亮| 高手联盟高手坛云集各路高手| 一肖平特免费公开资料| 横财富香港超级中特网|